絮叨呓语

一席之呓语
1,总是想写些文章,却又没那种环境。一个灵感来了,却又要被忙碌打断。也许,只有在没有人物喧嚣的环境里,一个人静静的时候才能写出来吧。朱以撒在《在纸上思量》一书中如是说:我总想离人远一些,就像在班上,有人夸夸其谈十分抢眼,我则希望谁也不要留意我。老师提问时看不见我,聚会等不到我,集体活动更不要点到我,这样我就快活了。我一直对集体活动充满厌烦,对个人活动充满喜悦。长安山上是远离集体的避难所,集体活动可能要去革命纪念馆,而不会跑到山上。个人活动往往往事集体活动的方向,加入了集体活动,个人活动就难以进行。在写评语的时候,“不能积极参加集体活动”也算得上一处瑕疵,似乎一个人就要生活在集体之中。很长时间里,都在强调这一点。我们应该更多地强调个人的行为,尊重个人的选择,如果做到这一点,会有更多像我们这样的人,抵达自己心灵深处。说得就是这个道理吧。
2,昨天吃饭,叫了个煲猪脚和一个煲羊肉,吃的津津有味,却没想到最后在煲羊肉的汤里,居然捞出一只苍蝇。没有什么恶心的,还拍了几张照,本来想写一篇文章抱怨抱怨,一忙碌,却也忘了写。想想,也没啥好抱怨的,习惯了。这社会,习惯了,习惯了就好。大学而已,等到我们真正进入社会,该我们去习惯的事物还会有很多的,抱怨是没用的,否则,就这社会就不是社会了。

3,今天起来,发现上火了,可能是昨天喝的奶茶里有咖啡吧。昨晚又失眠。每次喝咖啡都会上火失眠。再想想,这几天在图书馆,嘴上却不停,巧克力吃了不少,也是一个原因吧。该吃清凉了。出门在外,健康最重要。每次打电话,听到我说这学期还没感冒过呢,我想,老妈还是很高兴的,虽然她没说出来。妹妹就不同了,三天感冒两次,让老妈担心。不过最近她也听我话去跑步了。人还是要多运动的,虽然有时候很忙,虽然有时候很懒。

4,中午吃完饭,同学三个上图书馆,顺便散散步,就来到了巢湖。说大吧,也不大。但这湖,却也上过广州日报了。就因为学校里某教授的一项新发明,说是几个小时就能让湖水变清,常从那里经过,倒没见水清过,倒是新闻上那两个对比的杯子里的水,的确有差别。不过,现在,湖水都抽光了,说是要引珠江水来清洗。嘿嘿,既然有那技术,为何还须大动干戈引珠江水呢。这社会,吹的时候,吹的很响,吹不出来的时候,它就保持沉默了,过几天,又要拿某事来做点文章了。

5,晚上与拉拉跑完步,去打球。打了一会,拉拉说还要去多跑几圈,于是,整个球场就剩我一个了。灯也没有,黑麻麻的,风从耳边穿过,影子在地上移动,突然,想起鬼那东西来了。呵,记得小时候,还是挺怕这东西的,虽然没见过,却总怕黑。老妈也问过某所谓的神婆吧,结果说我16岁的时候就不再怕这东西了。奇怪的是,真的,打16岁起,就不怕了。但有个问题总是困扰这我,世界上到底存不存在这东西呢,或许是一个四维世界里的东西由于时空交错来到了我们的三维空间吧。呵呵,这世界,有些东西还是没有答案的,想多也挺费神的。

6,每天,都有很多,很多事情发生。有趣的,无趣的,开心的,悲伤的。
这个世界,有太多太多奇妙的东西,太多太多未知的东西。可惜,我无法全部去探求获知。
就像《未选择的路》所描述的,黄色的树林里分出两条路,可惜我不能同时去涉足。这里,应该改为很多很多的路罢。

7,也曾在天涯开过一个博客叫奇妙的世界,想写写这些奇妙的事物,还有我那些奇妙的想法,但是,忙碌的时候忙碌,悠闲的时候悠闲,所以,也一直荒废着,只写得一些呓语般的文章。后来,天涯人气也掉了不少,也许就是因为有很多很多像我这样开博的人,想写点东西,却因这社会的原因,一直没能写成吧。否则,这社会的作家应该会多出很多吧。

8,人需要物质世界,还需要精神世界。唯物论是这么说的:精神世界必须以物质世界为基础。所以,有时候,我们对这个世界也很无奈,为追求物质而不得不抛弃了一些精神。如果可以选择,我想,更多的人会选择精神世界吧。

打赏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