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说说霸位党

今天第一次当霸位党,觉得很罪恶,自己本来就是痛斥霸位党的!

每次来到图书馆,每张桌子上都放着书,有的是霸位党自己的,有的是图书馆书架上临时抽出来的,最无语的是,某位牛人居然用一张白纸写着:此位有人!霸位俨然成了一种风气!

也许,很多都不是故意加入霸位党行列的。真正的霸位党,通俗来说,应该是否指那些“占着茅坑不拉屎“的人吧。他们一般是去吃午餐之前,就霸个位,完了就回宿舍,呼呼睡一大觉,然后,到三四点才拖着沉沉的脚步回到那个冷却了好几个小时,看得寻位者眼红的座位。由于这类霸位党的存在,使得原本就希缺的座位,成了炙手可热的希货了,于是就衍生出了第二代霸位党。

这第二代霸位党,就暂且称之为被东霸位党吧,他们一般都是会珍惜每一个座位的。但是由于第一代霸位党总是降低他们的期望值,所以被动霸位党就成立了,他们狠下心和第一代霸位党争霸起来了,然后,霸位的风气就这样在第一代霸位党与第二代霸位党制间形成了,而那些寻位的无党派人士就只能在两代霸位党的夹缝中,偶尔寻的一两个空缺的座位满足一下那颗无奈的心。。。

第一代霸位党究竟是怎么形成的呢?这很难去考究,一个党派的形成肯定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就暂且把他们牵强归结于鲁迅所说的“中国人的劣根性吧”。

艰难的无党派人士,是继续苦苦寻找那一两个偶尔的空缺,还是要蜕变成第二代霸位党呢?或许,他们更需要探寻建立一个新的党派。。。

打赏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