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的教育视界(教育 常识 其他)

作者简介
施麒俊,生于1964年,1982年中师毕业,自学汉语言文学大专、本科毕业。现为安徽省青阳县教研室教研员,中学语文高级教师,中国硬笔书法协会会员,安徽省书法家协会会员,池州市书法家协会副主席,青阳县美术书法家协会副主席。在各类报刊发表文章近百篇。

句段摘抄
《做考生 还是做学生》
从汲取知识的甘霖到成为知识的奴隶到沦为考试的机器,这期间,一方面显示了体制的弊端,另一方面忽略了人的成长规律。物质时代淡漠了精神,技术时代淡漠了灵魂,数字时代淡漠了思想,感官享乐的表层化与专业化,使人们极欲健忘了过程的体验。因此,社会各界各层面无不注视着结果,对功利的极端向往导致了对权利与金钱的顶礼膜拜,权钱交易诱使着各种腐败的滋生蔓延,而传统的“官本位”“学而优则仕”思想又蛊惑着人们千方百计去当官,当官场黑暗到买官卖官的时候,人们有拼命去敛财。没有哪个时代显得如此浮躁,人们不愿意去深沉思考,人的外在空间日益广大,而内在的精神空间日见局促,人的品位在不断世俗化。我们常常能从电视媒体日常用语中听到“知识改变命运”之类的观点,借以替代培根“知识就是力量”,这种不经意的转换,说明了学习由一种动力源泉,堕落成功利化的行为,学习成了改变命运的工具。
读书时代是做一个考生,还是做一个学生?我们的教育是仅仅为培养考生服务,还是超越考试把考生还原为学生?学校是享受学习的场所,还是培养考试机器的工厂?

《在接替教室上课》
对于小孩子认认真真做的事情,大人们往往漫不经心。我们常常习惯于对学生提出一系列要求,而这些要求自己是不是身体力行,则是另当别论。

《语文的尴尬》
时代越浮躁,语文越尴尬。因为语文是心灵的活动,需要宁静的心境与定力去体验,精神层面的思考必须透过泡沫,由表及里,以感性与理性的双重思考,去探求语文的真谛,而浮躁的世相使语文游离于表面,人们用最简捷的方式将语文简单化、物质化、技术化。
语文追求的是诗意的享受,而现实世界则追求感官性的享受;诗意是精神层面,是心灵持久的快乐体验,而感官享受则是物质的层面,是转瞬即逝的镜像;诗意是永恒的亘古不变的高尚追求,感官享受则是熊熊燃起的欲望之火;诗意能够涵养自己,而感官享受却在毁灭自己;诗意是回味无穷的美的享受,感官享受之后却是无尽的空虚思想的空洞;诗意是梭罗的瓦尔登湖,感官享受则是美丽的死海。

打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